日坛建起多处花坛美不胜收 揭秘古老皇家园林四

2016年-05月-14日 12:10 央视网    参与评论70人

    

2016年5月13日讯,日坛曾是京城一处著名的皇家园林,原先一般的平民是无法涉足的。随着社会的变迁,时代的更迭,曾经有一段时间这里几乎变成一处荒废的旧园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这里被辟为一处市属公园,残破的古代建筑得到了重新的修缮。其后,那些古老的建筑物又有了各类花卉的映衬。尤其是最近的二十多年来,日坛建起了多处的花坛,美不胜收。

作者:纪建国

坛公园的花,我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看 制图 王金辉

日坛公园的花,我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看,那时公园刚开始建围墙。从那时看到现在,很多年了。

每到春天我就盼着它们早一天开放,我能欣赏那些美丽的花朵。公园里的花到处都是,开的恣意妄为,时光漫长,从春天一直开到深秋。

日坛的花,早春时难寻踪迹。北京的初春多藏在春节的日子里,当人们还沉浸于节日欢乐之中,春天就悄悄地来了。先是肆虐的北风中有了一丝柔和的感觉,然后是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雨漫天飘洒着,绵绵地从白天下到傍晚。日坛公园里那条蜿蜒的环形小路上湿漉漉的。散步走出公园大门的我,看到那情景不由地想起那首唐诗: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大地像一张铺开的宣纸,雨水湿润了每一个角落。只等阳光灿烂的日子,散漫地照射在这片黄褐色的土地上。

迎春花最先接受大自然的馈赠,枝头饱胀孕育出一串串黄灿灿的小花蕾。它的学名叫连翘,喜欢阳光,耐寒耐干旱不畏土地瘠薄,生命力极强,我国北方各地到处都有它的身影。日坛西门有一大片,它们像荆条似地肆意生长着,还有西南水景迎着阳光的坡地和祭日坛的南边的空地上,都有些黄灿灿的四瓣的小花在枝头上绽放着。

这时候其他花卉也不甘寂寞,粉色的桃花和白色的杏花相继开放。桃花是春的笑靥,转折处抽出新枝,多倚斜几无穿插,枝杈硬挺,蓬蓬勃勃显出翘然之气,枝丫间开满了花。日坛的桃花品种不少,有常见的粉桃花,还有原产地来自西北甘陕高原的碧桃,这种桃花喜欢阳光,耐寒耐旱。也有原产晋冀鲁豫浙的榆叶梅,粉色的花瓣和殷红的花朵如美人腮,骨朵无数,酽酽的色彩,引得不少年轻的姑娘驻足留影。

从这时起,花的世界最热闹,暮春时节,花开的此起彼伏。

有些花甘于寂寞,金银木躲在一片茂密的槐树下,悄悄地开出洁白的花朵,谁都没有察觉花盛期一过,又演变成金黄色。在一棵树上,洁白的和金黄的一片繁花同时盛开着。

有些花个性张扬,花开时铺垫的满世界都是,繁花似锦。日坛北门附近的那棵最大最美的二乔玉兰,栽种于上世纪七十年代,如今已有十多米高。每年清明前后,枝头上都由大朵大朵粉红洁白的花骨朵,菡萏成花,有上千朵之多,花开时清风徐徐,香气扑鼻。二乔玉兰属于名贵花种,日坛这里只有这一棵。白玉兰和紫玉兰倒是在各处多有分布,竞相开放。这季节踏青的人特别多,每个花开处都撒下姑娘们的笑声,也映了那句:“人映桃花别样红”。

北京的春天很短暂,一眨眼就过去,这期间花却开的最盛,这里的花还顶在枝头,那里又是一片新景。

初夏的五月牡丹又陆续开放了,浅红、浅紫、深紫……这是一种耐寒的木本花卉,一般只有二三十厘米高。冬天的时候走过北门的牡丹园时,那里的花圃里只有深褐色的一些枯枝埋在土里,任凭狂风猛烈地吹着毫无一点生命的迹象,然而春天的脚步刚踏进京城,那些枯枝就神奇地冒出紫色的嫩芽,半个月后就扑棱出一片片绿叶,花蕾随之长出来。

牡丹是花中之王,自然也留下了不少诗人的佳句。“长安年少惜春残,争认慈恩紫牡丹。别有玉盘乘露冷,无人起就月中看”。

这边花开正盛,那边它的姊妹花卉又粉墨登场了——芍药花也开了。

芍药花与牡丹花的花形颜色很相似,所以别名又叫“草牡丹”。因为它很美丽,据说“芍药”一词转音于“绰约”。红芽作丛,茎上三枝五叶,托着水灵灵的鲜花。上下瓣粉红,中间一圈有数十黄瓣的为群花之首,被称为“金带围”。走在花丛之中,我的心情无比愉悦。

这季节花开的茂盛开的此起彼伏,这里的景儿还没看够,眼前又亮起来。南边的海棠又开放了,《花镜》一书中这样描述它:“初如胭脂点点燃,及开,则渐成缬晕,明霞,落则有若宿妆淡粉。”像潮涨潮落一样,花开花落有期,日坛公园里就呈现出森森万树绿意浓的景象。

国内新闻 国外新闻 体育新闻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