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兮:子弹头老桃,难免个性

2017年12月22日 14:57:38 Giveaway of the Day ⁄ 共 2088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0 次
转载请获得SafeCN授权或附上原文可点击链接和出处。

何兮:子弹头老桃,难免个性
《苹果核里的桃先生》,七格,云南人民出版社 2003年版

1

显示自由落体快慢的运动示例中,有一种模型,三个小球从同一个顶点出发,沿三条路线滚下:一条直线、一条曲线与一条带直角的折线。不通过实验,想当然的结论大多会以为,两端距离最短的直线上的小球速度最快,实际上,是曲线上的小球最先抵达终点,为什么呢?

假如,一个人的智力或某种才华有这示例曲线上小球的初端加速度,使他天赋异禀,在生命的最初阶段就显露突出的能力倾向,无疑,他在这种能力发挥与表现上的后续演绎速度也会比直线与折线上的“小球”更快,能量贯通会更坚固、稳定与持久。但现实并非图例,小说却可以虚构与化用抽象。

2

一部动画片,一开头,形色运动的特质独独,观众的注意力就能以非常敏捷的姿势打开,全副心神也会充沛地后续投入。画面上的动态与观者的精神契入双方互动、胶合而成的,一层薄薄的膜——此时,作为蛋壳的观众与作为蛋黄蛋白一体的动画片皆可视作虚像,双方相互投射与渗透的中介物,一层膜,却以不断消失的形态彰显实像的特性,这符合观片体验自诞生起就具备不断消失的特性,也夹带在时间中或然更新的幽默感。

3

一个手势,摄像头前的剪刀手,能是一个V字,也能代表阿拉伯数字2,也可以表示欢脱的“耶”。剪刀手不会自己申明这会是V,或是2,还是耶,必须择一代表剪刀手意味的强制性并不具备。大多数时候,剪刀手的作者与观者不会去观照这个手势上附着的意义,偶有一丝注意掠过,条件反射居多,除非特殊情境下,某种强关联需求一种特定意义的表达。在人性、猫性、狗性或其它任何性质中,剪刀手已被默认为绝不超出非人性的识别体系。

何兮:子弹头老桃,难免个性

流行手势被举起,下意识的,没有特殊性。一经特殊情境的设置,类似滤镜,似乎具备了什么个性,但它的颜色还依赖着光线,它的形状,无论是不是被灌入了某种意味都不影响它在腕上杵着的,这么,一种符号。

4

大街上的路标,广告牌上的美术字,试卷上的答题须知,都有不可替换的作用。名人名言,相对不同的心灵制图,具有可以重复的刺激性,和可以调度的公寓式酒店房间的灵活性。一份米其林餐厅目录上,同一星级,有那么多备选。实体与抽象,不太像不是一回事,假使将两者相交凝视的一线褶曲用镊子夹出来,又或如果将一把思维的椅子碾平后入臼捣碎,这假使与这如果,也不太像不是在相中碰上的,这么,一回事。

是先有形状,还是先有颜色,在物质显现与被注意到的瞬间,怎么区分呢?一大部分直觉说不可分,更细微的经验说设定边界可以提供有效的角度,去精确切割空间,剥离时间。将空从空气中抽出,或将空气从空中隔开。能想象么?

5

“此处需要补充。我没有时间了。”1832年,一个晚上,数学天才伽罗瓦在名为《用根式解方程》的一页论文稿纸上写道。日出后,他用肉身去参与决斗,像斗牛士般丧生于一种行动。而“伽罗瓦群论”对数学与物理学的后世影响,使“没有时间”的遗憾并不计时。柏拉图的雅典学园门口有块牌子,上书一行字:不懂几何者免进。而历史延续至今,浴缸中的生活者若有念及浮力定律,大概不会忘了皇冠,却也难以像阿基米德般从水里跳出来,湿身奔街上大喊:“我找到了!”

接受者与创造者,在点线面捋定的秩序设置中,被特质与经验分配到不同的行为车间。厨师用刀锅,食客举筷勺。哪个去刷碗呢?

6

符号可以精神灼灼。

特拉克尔的诗《格罗德克》中有一句,“精神之炽热火焰”,海德格尔解读它时说,“只有作为火焰,精神才是一个飘忽的东西”。

作为小说文体的特性,卡尔维诺在《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》里关于晶体与火焰的两种比喻更为读者熟知。将火焰放入一个有形的空间,假使其内在构造是匀称的,亮度就会导向晶体。每一个小说,都有内在构造,不管是单一铁轨式的,衣帽间式的,还是巴洛克式的,语言的松软或紧致,语义的密度稀疏与意群速度,可提供动力,使这个小说在是晶体或火焰的识别标尺上横向移动。

喻体有诸多模型来源,我们大可抛弃晶体与火焰,看向机械工厂或水果商店,护好造型前卫的头发来亮相。比如《苹果核里的桃先生》,一个短篇小说集,序里,作者将毕达哥拉斯定为First Name,七格为姓,合着祈祷,“神啊,让这五篇小说,化成横切苹果后的五角星形吧。”

7

语法树。可能世界。实无穷。形式国。神谕。这五个小说是不是五角星苹果片?每个读者各有内在体验。

你可能将蒙塔古、克里普克、康托尔、希尔伯特和图灵与之一一对应连接,你可能对“理想读者”这种设定说“NO”。如果你看到了纵切的五瓣苹果,数学家桃先生,天赋异禀,在漫长的时间中像一枚子弹般作横向的曲线运动,从语法树出膛开始其内弹道,穿过可能世界、形式国与实无穷的外弹道,最后在神谕中走完物内弹道;如果你发现这些小说无一不具有动画片质地,其中的N个小结构像中年比诺曹发明的幼儿智力题,令人肃然起敬,且笑到胃疼,那么祝贺你,你不妨敞开《天真与经验之歌》,布莱克式的诗意恐惧,你已饮到纯真滴露。

假使,你觉得一枚子弹串起了五瓣苹果,却没有射中任何一个生命体,只是丧失了自己,剩一个头而已。让我赞美你,弹头于你已是抽象箭头——这位具体的读者,你与桃相互透过,生产出短暂的个性。

转载请注明: 何兮:子弹头老桃,难免个性 | 爱分享 SafeCN
本站内容受著作权法保护,个人站点转载请遵循 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2.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;商业网站或未授权媒体不得复制本站内容。

猜你喜欢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